微吧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短篇合集哦,有兴趣的要戳!!!

    樱花树下的承诺》

    三月的阳光,虽是不大,看久了也觉得有些晕眩。柳霖在办公桌上坐着,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白皙的脸上淡出一抹微红,雾蒙蒙的眼睛对着办公桌上乱七八糟的纸张,只觉得头昏脑涨。纤纤细手不停地转动着笔,可头脑里就是跑不出什么灵感。
    对面走过一个剪着细碎短发的女孩,脸蛋红扑扑的,手里拿着两杯白开水:“柳姐,总监叫你快点把设计图画好交上去,他后天就要用了。”茫茫走到柳霖面前,把手中的白开水递过去一杯给柳霖。
    “唉,又来催了,催催催,催命啊!一丁点灵感都没有,想交也交不了啊。”柳霖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继续向茫茫抱怨:“我的头脑都快要炸了,有没有发现我的头正在持续张大中?”
    茫茫盯了柳霖的头好一会,见她用笔戳着脑袋,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扑哧一笑,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别戳了,你这头耐不住你这么戳的,再戳下去,爆炸了你可就飞了。”
    柳霖浅笑了一下,问茫茫:“总监说什么时候要交?”
    “明天!”茫茫捧着水杯,调侃了一下柳霖:“你连灵感都没生出来,打算什么时候完工啊?”
    “他不是后天才要吗?总监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柳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边收拾东西边说:“我要出去找找灵感。”
    见柳霖预备走人了,茫茫嘀咕地问:“柳姐,你这样算不算无故旷工啊?”
    “NO!这是工作!”柳霖提起包包,向电梯口走去。
    柳霖是一个服装设计师,算是小有名气,有属于自己的品牌——约定樱花。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原因就是柳霖现在来到的这个地方,每次柳霖灵感匮乏时,她就会来到这个地方。
    这里有一棵很大的樱花树,大概已经有很多年了吧。每当到这个樱花绽开的季节,走过樱花树下,人们总会满心欢喜地望望樱树枝头,樱花已经开的不少了,粉白色的花一簇簇地凑在一起,繁华满树,似雪非雪胜雪。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眼看要把枝头压弯了。午后的风徐徐吹起,落樱如雨,在眼前跳起一场碎金般无声的舞。
    樱花树下,一对小情侣正对着樱花树许下承诺,花瓣飘落到他们身上,见证了他们纯真的爱情。仿佛回到了从前,他和她的爱恋,也是这么的纯真浪漫,也曾经在这里相遇相知相爱相离,一些快乐的时光总让人难以忘怀。
    总记得有这么一件事:
    那是一个阳光挺好的下午,透过树叶能看见耀眼的阳光刺痛着眼睛,阳光也透过树叶星星点点地洒落下来。树下一个少年正坐着看书,微风吹拂过他那柔顺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这样的他,既有几分闲适,又有几分慵懒。
    少年对面站着一个女孩,头上绑着两个大麻花辫子,此时也正随风摆动,女孩笑咯咯地,边吃着零食边问对面的少年:“莫钦,你知道什么动物比狼更厉害吗?”
    少年把头从书里抬了起来,看向对面的女孩,奇怪地问:“有很多动物都比狼厉害啊,为什么这么问?”
    “嘻嘻,不知道了吧,答案是老师。”女孩晃了晃手中沾满口水的饼干继续说:“那是因为在《狼来了》的故事中,那个说谎的小孩大叫第三次狼来了时,大家就都不害怕了,而‘老师来了’这一招,每一次同学都会中招!”说完,女孩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进而,少年也洋溢出一抹笑容:丫头,你永远这么容易就快乐。
    这个女孩就是柳霖没错,后来柳霖也和莫钦交往过,只是后来莫钦要出国留学,所以两人约定暂时分手。分手时,莫钦说要自己等他回来,回来了再重新在一起。明明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承诺,但柳霖还是接受了,并且等到了现在。茫茫她们一直都有在介绍俊男帅哥给她,但她一直都不接受,就为了等莫钦。有时候,柳霖也会自嘲一下:要是莫钦带了个美女回来说不要你了,看你到时候怎么死!
    但那又怎么样呢?反正她就这么倔着等他。
    柳霖心里一直希望有这么一个老套的场景来结局,例如她和莫钦在这棵树下相拥见面挥泪什么的。虽然很老套,但她很想。
    飘落的樱花花瓣仿佛寒冬纷飞的雪花,柳霖伸出手,欲接下这美丽的一刻。当樱花花瓣落到手心时,柳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丫头,在看什么呢?”

    柳霖转过身:“莫钦?”

    -----------------------------------------完结---------------------------------------

    《心型病毒》
    何希尔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算是女强人一个,但她又很不像个女强人,没有女强人最具有的特色——强势。
    刚刚助理进来跟希尔说了,有一男的来求职,不过就不知道他来求的什么职位,怎么到她这来求职了?不过希尔还是让他进来了,进来时才发现,原来是高中时代的好友候言清。
    那一天,窗外的景色很美,何希尔看着窗外的几只小鸟,心情很平静,淡淡的,一切都是淡淡的……
    “何希尔,起来翻译一下刚才那位同学读得那一段话。”英语老师叫了何希尔的名字。
    糟糕,走神了,刚刚他读的哪段啊?由于上课前被人给甩了,心情不好,走神了的何希尔迟疑的站了起来。咋办啊?捧着书眼睛扫来扫去,前桌的一男同学指了指书中的某一段,示意她翻译出来。
    “春天的雨落后,天气是温暖的……”希尔看着候言清指的那一段翻译了出来,坐下去的时候心还在扑通扑通地跳。何希尔一直是个乖乖的好学生,这次是真吓到她了。
    下课了后,希尔才向候言清郑重地道谢:“候言清,太感谢了,要不是你我就死定了,言清,你是我的再生父母啊……”十足十感人画面,吓得候言清一时找不到话回。
    顿了一会后,候言清才勉强地说:“不用这么客气。”
    接下来几天,希尔和博涛分手的消息成为同学之间茶余饭后的甜品,被人聊。很多人都说咱分的好,盆友们都说,博涛就一屌丝,什么都不会,怎么配的上你!还有的说,放弃吧孩子,放弃一根枯草,就能拥有整座草原。说实在的,我就是觉得有些可惜,别的倒还没什么关系,感觉上倒还没什么不同。同时还有其他的八卦,就像前桌的候言清,据说她和校花在交往呢,知道这消息,自己倒是心痛了一下,有了悲伤。唉,看见别人美满,自己却落单,所以伤心了么?
    “听说你和博涛分手了?”候言清转过身问希尔
    “最近比较红的人是你吧,把校花都追到手了,真厉害,一点都不像我这孤家寡人的。”语气酸酸的,是不是早上吃醋吃多了?
    “拜托,她是我姐好不好,被人误会后我姐还教训了我一顿!”候言清指了指手上的一块乌青,很委屈的样子。
    听到这里,希尔德心情顿时好了很多,还笑了出来。候言清还说她是幸灾乐祸。现在想想,当时是中了病毒了,心型病毒——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会生气伤心,知道是误会后会很开心,心随着那个人而悲喜变化……
    “希尔,总经理啊,真不错。”候言清自顾自坐在沙发上,一身名牌服装的他很是随意。
    “你一件衣服都抵得上我好几个月的工资了,还求什么职?”这样的对话不像是分开了多年的朋友,倒像是昨天刚刚见过面。
    “我对那个职位垂涟了多年了,你就把那个职位给我吧!”那眼神,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什么职位有这么大魅力能迷倒候富翁你啊,说来听听。”
    “你这是答应了?别反悔哦”听见希尔这么说,候言清突然认真了起来。
    “哪有这样的,我都不知道你要应聘什么职业,说了再谈!”
    “我要应聘你男朋友的位置,你能答应吗?”候言清含情默默的看着何希尔,深情款款地说....

    --------------------------------完结------------------------------------------------

    小品《赐予牛郎织女一个坑人的结局》
    人物:仙女姐姐;太上老君;王母娘娘;仙童;织女。
    地点:天庭上
    道具:椅子,扇子,波斯猫纸巾一包
    剧情:王母娘娘坐在椅子上,对面站着太上老君,仙女仙童站在王母娘娘后侧方,王母昏昏欲睡,仙女帮着给王母扇扇子。太上老君上前说话。
    太上老君:娘娘,再过几个时辰七夕就要到了,今年的牛郎织女鹊桥相会又要开始准备了!
    王母娘娘:不对啊,今天不是阳历七月七日吗?怎么会是七夕呢?(背后的仙女一下帮王母扇扇子,一下帮自己扇。)
    太上老君:娘娘,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啊,那喜鹊搭桥的工钱不快点定下来,七夕那天的工钱会上涨得很快的,今年那喜鹊的工钱好像又贵了一倍!
    王母娘娘被惊醒:什么?工钱又涨高了一倍?!(王母站了起来)他们这群吸血鬼,就会吸我们这些资本家的血。工钱那么高又做不出什么成绩,去年鹊桥相会,那喜鹊不是没撑住,害的牛郎从天上摔了下去,都给摔得腰椎肩膀突出了,我还没叫他们赔医药费呢!竟还敢给我要求涨工资!(挥袖一甩,坐下)哼!
    仙女:可不是嘛,刚刚织女又闹着不肯织布了,还有用掉了一大包波斯猫纸巾。(一边织女上场,猛抽纸巾猛抹泪)。
    太上老君: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堆银子向东流!要不然,这七夕相会就别办了,据说有很多人很反对这个。
    仙女:这七夕牛郎织女好不容易才见一次面,为何要反对啊?
    太上老君:下面的老百姓啊,都说你偏心来着,像董永和七仙女,三圣母和沉香他爹最后都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只有他们俩一年才见一次。
    王母:哼!要是仙仙都这样,那仙界岂不是要大乱,还有没有天条了!
    太上老君:启禀王母娘娘,上次天庭厕所大堵塞时,我去了人间上一趟WC,就听见有人说娘娘您自己本身就已经先违反了天条与玉帝结婚,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也正想着等会儿寻个时间去上个《非诚勿扰》,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要不。
    仙女:一定会有人要的,听说最近《来自星星的你》里面的外星人都找到伴儿了,你这么英俊潇洒还怕个什么啊。
    太上老君:可不是嘛,为了能去上个《非诚勿扰》,我连头发都染了颜色。
    仙童:难怪我就看着你那头发觉得奇怪!
    王母:聊什么呢,牛郎织女就给他们团圆吧,说得我好像有多坏似的,好想多亏待他们啊,明明在天上他们每天都见面的!团圆还能省下一大笔钱,团圆吧。
    太上老君:这样的话,我们不如再开一次蟠桃会吧?
    王母:开什么蟠桃会,多无聊啊!开party!Party,party,帅哥,帅哥,你们都给我嗨起来!(站起来围着全场欢跳)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