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吧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绝对不说我爱你 6

    Chapter 6

      Por Una Cabeza,充满了魄力和温柔,好像爱情,时而温柔时而强势,难分难舍,无法抛弃。可是,又无比的悲伤,就像是她和迹部,她离他那么近,却始终无法拥有,就好像那曲子的名字一样——一步之遥
                                                                    ——题记
      别墅大门徐徐打开,豪华的劳斯莱斯幻影驶入门内,车停稳,管家恭敬上前打开车门,从车内迈入一个气宇轩昂的少年,灰紫色的头发在发尾翘着,眼角的泪痣华丽妖娆。
      “欢迎回家,景吾。”蝶野璃听到汽车喇叭的声音,放下手里的鸡毛掸子,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然后站直了身子,从整齐的排成两列的佣人身后走出来,向迹部露出美好的笑容,迹部也冲她微微一笑答道:“啊,我回来了。”
      说完这句话,迹部上下打量了一下蝶野璃身上的穿着,然后“嗯”了一声,微微拧起了眉:“你穿的这是什么衣服啊?真是不华丽!”
      被迹部这么一说,小璃也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她刚刚在打扫楼梯上的灰尘,怕弄脏了平时穿的高档衣服,所以才跟管家要了一套女佣的衣服穿上。她笑了笑,轻声解释道:“不是啦,只是回来的很早,一个人呆在家里蛮无聊的,就想帮忙找点事做嘛!你买的那些衣服不适合做这个,弄脏了还要麻烦别人洗,所以我才穿成这样啊!”
      对于她的回答,迹部显然不满意,好歹她现在的身份也是自家的未婚妻,居然穿着女佣的衣服在家里打扫,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了,还以为自己虐待她呢!
      璃察觉到迹部的不悦,不禁低下头,绞着自己的手指,心里惴惴不安。她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家里的管家佣人她都看成是她的家人,从来没有用小姐的身份命令过他们什么。所以,尽管出身豪门,她也并不是那种一无是处的大小姐,她很会参与做些家务或是煮饭一类的事情。让她像个公主一样被人供着她真的受不了啊
      “算了,你想做就做吧!”迹部看着她这副低着头,咬着嘴唇,仿佛小孩子做错事等着被大人责骂的摸样,不禁心软了。反正,家里如果真的有人来,他相信她应该懂得怎么应付才对。
      听到迹部这么说,小璃抬起头,脸上扬起了开心的笑容:“谢谢你!最喜欢景吾了!”她的笑,是真心的,她的话,也是真心的。可是,在这样的场景说出来,迹部不会以为那是她的告白。她该庆幸,还是悲哀?不行,蝶野璃,能和他就这样也已经很好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对,要满足!这样安慰着自己,她的笑容又明亮起来
      迹部也笑了笑,爱抚的摸了摸她的发顶,两人一起向屋里走去。很自然的动作,他自己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却让璃心跳加速。
      那是他亲近的表现啊!他居然在亲密的抚着她的头发!尽管她明明知道那无关风月,仅仅是他作为一个兄长的习惯性动作,可还是觉得幸福。甜甜的感觉从心底蔓延而出,挤满了她整个心房,让她的笑容越扯越大。
      果然,现在最幸福了!
      在迹部家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两人也渐渐开始熟悉。她跟在他身后一起走进主屋,接过他脱下的校服外套,然后把衣服递给旁边的佣人,走到他面前,抬手帮他解下领带。
      迹部低下头看着璃的脸,感受她的手在自己脖子上移动的感觉。
      很奇妙,很……赏心悦目的感觉。好像是迎接丈夫回家的妻子温柔的照顾……等等!怎么想到这个?她是他的未婚妻没错,可是他们仅仅是朋友而已,他怎么会这么想?可是,那和佣人给他解领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她轻柔的动作让他的心跳微微有点紊乱。她身上浑然天成的香气钻入他的鼻腔,让他全身放松,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除了佣人之外,你是第一个帮我解领带的女人”。感受着她的酥手在自己脖颈间活动带来的微微j□j的感觉,迹部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璃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眼看着迹部,表情有点惊讶:“不会吧?西园寺小姐没有帮你解过领带吗?”他们那么亲密,怎么会没有呢?
      迹部摇头:“她的手不够灵巧,如果让她解的话,估计她会把本大爷给勒死。”
      说这句话的时候,迹部的语气带着一点无奈,但更多的是对西园寺的宠溺。他的脸上瞬间浮现的温柔晃痛了璃的双眼,让她赶紧低下了头,害怕那耀眼的光芒下一秒钟就让自己的眼泪潸然而下。
      心里抑制不住的泛起疼痛和酸楚。即使是她的缺点,看在他眼里,也是那么可爱吗?他自己也许没有发现,在她提到“西园寺”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神色是多么的充满着让人嫉妒的柔情和娇宠,仿佛仅仅是几个字,也能让他想起她所有的好,感受到他们之间所有温暖的记忆。
      她到底是为什么,要提起这个?难道在她和他的世界里,只有西园寺真夜这样一个话题吗?她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
      璃抿抿嘴唇,压下心里异样的感受强作欢颜:“那你应该庆幸,我至少不会让你英年早逝。”
      迹部轻笑一声,在她脑门上轻弹了一下:“你的废话是越来越多了!”说完向餐桌走去。
      璃拿着领带呆呆的站在原地,傻傻的捂着额头上刚刚被他弹过的地方。他,刚才那个动作,真的好亲密……心情,好像冒着粉红色气泡一样慢慢膨胀起来,快乐和幸福将整个心房涨得满满的。她不禁轻笑出声。管他的!反正至少在家里,景吾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也有保留给自己的甜蜜回忆,这就足够了。
      不记得转变成这样的相处模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等蝶野璃欣喜的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不可否认,迹部景吾对她很好,该关心的地方都没有少什么,可是,依然只是兄长对妹妹的关怀。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总归都是关心,何不好好享受?
      “傻笑什么呢?真是不华丽。”迹部走到餐桌边坐下,看见璃还站在门口一副呆样不禁有点好笑。这女人是怎么回事?老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可是偏偏他又觉得那样的她可爱极了,不忍心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是,是!迹部大爷,马上就来!”璃转过头,调皮的吐吐舌头,蹦跳着坐到他身旁。
      日子就这样,真的够了。
      夜晚的书房里,留声机上的唱片不疾不徐的转动着,播放着轻巧的乐曲,迹部坐在书桌前,翻看着手里的文件,手指跟着曲子的旋律,无意识的在桌面上敲打。
      “叩叩叩
      礼貌性的敲了下门,小璃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托盘。
      “别太累了,注意休息。”她轻轻地把咖啡杯放在桌角,关切的提醒。去年刚升入高中就开始接触公司事务的迹部每天都要很晚才睡,网球部的训练又那么辛苦,她在旁边看着都觉得累。
      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璃生怕吵到迹部。她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文件,上面的文字她不认识,应该是意大利文或者是西班牙文。
      璃痴迷的看着埋首公文的迹部,眼里难掩崇拜的光芒。
      他真的很厉害,年纪轻轻就已经掌握了近8门外语,虽然说这是身为大财团的接班人应该具备的能力,可是很少人会像他学习得那么快的?
      像她就不行,虽然也一直很努力地充实自己,想让自己能够成为够资格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到现在,她也仅仅掌握英语、德语和法语而已。
      可是,优秀和成功的背后,又要付出多少汗水和努力!人人都道他年轻有为,可是谁又看到,为了成为迹部财团优秀的继承者,他在人后付出的成百上千倍的努力?就像网球,他立于顶点,却从不放松。她常常可以看到他独自一人在球场练习的身影,深夜都不曾离去……
      迹部抬手拿过咖啡喝了一口,浓郁的香气瞬间在口中漫延开来。是他一直钟爱的Espresso,加半盅奶昔,不加糖。尺度拿捏得刚刚好,让他因为长时间审阅文件有些沉闷的大脑清亮起来,这才发现小璃居然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
      “怎么了?”迹部放下杯子,轻声询问。
      “呃,没什么,我先出去了!”蝶野收回自己的视线,微微红了脸。居然看着他发了呆!要是被他发现了就糟糕了!掩饰的拿起托盘,璃的脚步有点不稳,走得跌跌撞撞,一个不小心绊在桌角上一个踉跄。
      “小心点。”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拉住她,将她倾倒的身体拽会平衡状态,迹部无奈的声音从头顶飘下,“这么大人了还不会走路!”
      “对,对不起。”璃的脸更红了。真是白痴透了!为什么越想给他留下好印象越状况百出?她可是蝶野璃,那个在英国皇家女子学院连续三年一等奖学金的获得者,她磨砺了自己那么多,可是为什么在面对他的时候还是这么丢脸?
      她靠在他精壮的胸膛前,他身上好闻的海洋的气息将她包围。她痴迷的深深呼吸着,想要记住这个味道。她的耳边,可以听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富有节奏。一切都变得静谧起来,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似的,悠远,绵长……璃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的,脸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迹部看着胸前的璃,微微发怔。刚才不假思索将她拉回来避免让她摔到,可是,却在接近的时候突然心跳漏了一拍。只是短暂的一下,但是他确实感觉到了。她身上的味道,不是那些名贵的香水的气味,而是雅致的、淡然的馨香……奇怪,他是为了什么突然联想了这么多?
      “明明就不会做,下次让佣人来就行了。”他嘲笑她的笨手笨脚,璃羞愧的低下头,没回答,向门外走去。
      走了两步,被音乐吸引,璃停下脚步,看着旁边的唱片机,然后轻轻的吐出几个单词:“Por Una Cabeza!”
      “嗯?”迹部听到她说的话,讶异的抬起头,“你知道这首曲子?”
      璃转过身子面对着迹部,点了点头:“我知道,以前去听过小提琴演奏。”
      “哦?”迹部顿时来了兴趣,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双手放在桌上支撑着下巴,他倒是没料到,璃会喜欢拉丁音乐,在他想象中,她这样的女子,应该欣赏李斯特的音乐风格才对,“那么说说看,你对这曲子的看法。”
      “《Por Una Cabeza》 ,是一首华丽而高贵的探戈名曲,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一步之遥》,作者是Carlos Gardel(卡洛斯•加德尔),这首曲子也是阿根廷探戈舞曲的最佳代表,小提琴和钢琴交错缠绵,渐次增强,完美的表现了探戈的力量和缱绻,让人无法忘怀。”
      她本是因为迹部喜欢拉丁音乐才去接触和了解,没想到初听这曲子,便真的爱上了这种节奏强烈、旋律活泼、情绪热烈的舞曲风格。Por Una Cabeza,充满了魄力和温柔,好像爱情,时而温柔时而强势,难分难舍,无法抛弃。可是,又无比的悲伤,就像是她和迹部,她离他那么近,却始终无法拥有,就好像那曲子的名字一样——一步之遥……
      “没想到你竟然喜欢拉丁音乐。”迹部的脸上,现出对志同道合的友人的重视,“我以为你更喜欢肖邦或者李斯特。”
      璃笑笑,没有解释。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那音乐的确美,那么欣赏便是,何必分得那么清楚?其实很多时候,自欺欺人,也是一件好事。
      “西园寺小姐,她也喜欢吗?”璃试探性的问迹部,她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迹部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眉宇之间闪过丝丝不快和落寞,半晌之后,摇了摇头:“她不喜欢,每次让她陪我去听音乐会,她都摇头。她更喜欢舒曼的风格。”
      “对不起,我问太多了!”璃看着他的脸,忍不住想要伸手抚平他无意间皱起的眉峰。那种想跟喜欢的人分享自己喜欢的事物的心情,她可以理解,她也知道,当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的爱好时,会面临怎样的失落。
      “算了,没关系!”迹部拿起文件,靠在椅子上继续看。
      璃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转身轻轻关上了门。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