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吧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绝对不说我爱你 5

    Chapter 5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题记
      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街头,蝶野璃茫然而无措,她控制不住自己去想,迹部和西园寺,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也许,他会站在她的身后,握着她的手,用她的手指弹奏出一首缠绵悠扬的钢琴曲。又或许,他们会去露台,他抱着她,细数天上的星星,说些绵绵情话。不然,也可能是他坐在书房那张尊贵大气的桌后处理公文,她静静的看着他,帮他泡一杯香茗轻轻放在他手边,在他需要休息的时候软语温存,酥手红袖,为他驱散眉间的疲劳。可是,不管是哪一种,都那样情真意切缠绵悱恻,默契的让人无法插足无法打扰。
      平心而论,西园寺真夜是个优秀的女子,她足可以站在迹部身边,虽然不能达到与之比肩的程度,却也是个不会失色的存在。这般静好的女子,已然不多,迹部的眼光确实不错。可是,正因为迹部喜欢,她才不能表达自己的爱恋,因为那毫无疑问不被接受。她想起了泰戈尔的诗句——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夜晚的天气已经开始冷下来,璃抱了抱双臂,让冰凉的身体找回一些温度。热恋中的情人还没有分别吧?那么,再等一会儿再回去吧!她本就是个懦弱的人,只会逃避罢了。
      一辆拉风的银色保时捷风一般停在璃身旁,让毫无防备的璃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半开的车窗里,露出忍足侑士一张邪魅俊美的脸。
      “蝶野小姐这么晚了还没回去吗?”忍足笑得儒雅温和,隐藏在眼镜后面的桃花眸勾魂摄魄,璃只看了这么一眼,就在心里腹诽——这只妖孽,怎么这么像牛郎?
      “嗯,刚和朋友逛街,还不想这么早回去。”璃睁着眼睛说瞎话,希望忍足没看出什么不对劲来,她早就知道,这个被迹部称作“冰帝的天才”的人,尽管一副儒雅的模样,眼睛却利得很。
      “哦?”特意拉长挑高的尾音搭配上抬高的眉峰,让人怎么也不相信忍足是信了那种说法,他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少女,眼中一抹趣味盎然的神采飘过。和女朋友约完会的他刚从Pub出来就看见那个叫做蝶野璃的女孩一个人形单影只的走过对面的街道,脚步慢悠悠的,带着点刻意消磨时间的意味,他一时兴起就站在原地观察起来,没想到她根本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反倒一个人在街头停了下来。联想到那次在餐厅看到的她注视迹部的表情,又想到今天好像真夜和迹部一起去了迹部家,忍足心下明白了几分,不禁暗自叹息。这个女孩,也真辛苦啊!不知道迹部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会是个什么反应,还蛮有趣的!于是,想看好戏的他就驱车上前,便有了现在这对话的一幕。
      “已经快要十点钟了,蝶野小姐还不回去吗?”没有揭穿蝶野璃显而易见的谎言,忍足转而优雅的问道。日本的色狼多啊!像蝶野璃这种长相出众的女子,大晚上一个人还是很危险的吧?自己怎么说也应该发挥绅士风度当一回护花使者呢
      “……那就麻烦忍足君了。”迟疑了一下,蝶野璃还是坐进了跑车里。毕竟时间确实已经不早,而且面对着忍足那只精明的狐狸,自己若是再找什么借口说不回去,说不定会被看穿呢!她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微妙的心思。
      忍足开车的间隙瞄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少女。很精致的容颜,却常常是空灵寂寞的表情,仿佛时不时会想到一些令人心碎的事情一般,红褐色的长发柔顺的垂下来,披在肩上,遮挡住她半边的脸颊,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毫无疑问,她是喜欢迹部的,从那日在餐厅里凝视迹部的目光中就能看出那种深刻的眷恋之情,两人又是未婚夫妻,按理说她应该有很多机会,却让自己意外的不停的退让。真是个有趣的女孩!迹部要多久才能感觉到呢?那位华丽的大少爷,若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真让人期待。这么想着,忍足的唇角划过一丝戏谑的弧度。
      “你爱上他了?”慵懒性感的关西腔让璃一下子警醒,话题的内容让她的心一颤。
      。ed265bc903a5a097f61d3ec064d96d2e《》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忍足君……是说……谁?”不敢看忍足的眼睛,因为总觉得那里面睿智的光芒会看穿一切似的。她害怕她的视线泄露她的真实情感,尽管忍足已经看了出来。
      忍足微微一笑,邪魅地挑着眉看着对方,漫不经心的眼神让璃心中警铃大作。这个人,不简单,想在他面前说谎,自己还需要多多练习呢!
      “既然你都知道了,何必问出来?”有点无力的叹了一声,璃靠在座椅上。为什么她不想让人知道的感情,却一而再再而三被发现?静藤安知道,现在,忍足侑士也知道了。蝶野璃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遗憾。身边走过这么多人,她爱恋他,却只有他自己不知道。
      “爱上他,会很辛苦的。”本来只是抱着看戏的态度,可是看到蝶野璃带着浅浅悲伤的表情,忍足就忍不住提醒了她一下。如果她足够聪明,就应该赶快停止那种无谓的爱情,迹部的固执,还包括感情。
      “我知道。”既然被拆穿了,璃也不再躲躲藏藏,她看着窗外的霓虹,淡淡地说,“所以,请忍足君帮我保密吧。”
      “为美丽的小姐效劳,十分荣幸。”忍足愣了一下,又恢复了一贯的花花公子的腔调。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蝶野璃。是该说她傻,还是说她痴情?守着自己的爱不让别人知道,所有的痛苦悲伤都有自己一个人来承担,将快乐和幸福留给所爱的人……他的认知中,女人都是虚荣而肤浅的生物,所以,他流连花丛却从不沾身,他和一个个女友订下契约,尽情享受绝不纠缠。他从不相信,有人能够无私的奉献自己的一切,可是,眼前的蝶野璃,似乎就是这种让他惊讶的存在。迹部那家伙,还真是命好!
      跑车开到迹部家门前,璃向忍足道谢:“谢谢忍足君送我回来,也希望,今晚的事情不要对别人讲。
      忍足一定早就看出她并不是和朋友逛街了。那个人,好像长着透视眼一眼。可是,她就是这么鸵鸟,所以,她只想活在假象里。
      忍足深深地看了璃一眼,轻佻的吹了声口哨应下,璃鞠了一躬回到房间。
      西园寺真夜已经回去了,迹部也不在,想来是送她去了吧?呵呵,蝶野璃,这就是你们的差距。你出门,他只是随口一问,并不关心你的去向,也不关心你怎么去,而真夜离开,就值得他用心去关心。所以,你们本来就是这样不同的,在迹部景吾心里,你从来没有半秒钟的时间超越西园寺真夜的存在,你的爱情,有什么意义?
      她躺在床上,听着迹部回来的声音,直到听到他房间门关上的声音后才坐起身来,对着房门的方向轻轻说一句:“晚安,景吾。”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